您好,欢迎来到信德金服官方网站!             投资有风险,认购需谨慎

信托,信托产品,高净值客户专属服务平台

免费咨询热线:
400-0010-180

信托的变局与新生:行走在回归本源的道路上

发布时间:2020-07-24        点击数:1983

对于信托从业者而言,2020年或许格外漫长。

前有新冠疫肺炎情封堵业务,经济下行风险频出,“房住不炒”红线不敢逾越;后有监管部门颁布资金新规严控非标融资,窗口指导压降融资类信托规模。行业的发展道路上荆棘丛生。

变局之下,几家民企信托机构纷纷踩雷,多个产品发生逾期,投资者维权事件把信托推上风口浪尖,负面舆情给行业声誉蒙上尘埃。监管部门雷厉风行,不但迅速派驻队伍到遭遇危机的信托公司,更是接管了“明天系”两家存在较大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

不过硬币都有两面,信托行业从来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从银行间市场披露半年报的信托公司情况来看,信托行业在2020年上半年依旧取得了不俗的经营业绩,超过一半信托公司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上涨。

在过去的半年里,信托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

01   监管

这些年,信托行业的监管力度可谓一年更甚一年。2020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延续严监管基调,对信托业坚持治乱象、防风险、补短板、促转型,推动行业回归本源。

半年里,监管部门频频出台政策,最重磅的当属《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办法的出台标志着资管新规框架的最后一块拼图落下。

新规要求,集合信托资金投资单一融资人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以及投放贷款和非标债权资产金额不超过全部集合信托计划的50%。两个条款封堵了信托公司过去最熟悉也最能赚钱的非标融资业务的扩张之路。

然而监管部门对非标的整顿远不止政策层面。银保监会年初就传达了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业务的计划,同时也在多个场合喊话要继续信托公司继续大幅压降通道业务。

对于信托非标业务的“重头戏”——房地产信托,监管更是给了额外关注。各地银保监局早已向辖区内信托公司传达了窗口指导,要求各家信托公司大力加强房地产信托业务管控,压降房地产业务比例,原则上2020年各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资产余额不得高于2019年末存量规模。

对于违规的信托公司,监管部门的处罚毫不手软。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银保监会分别向6家信托公司开具了8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达1598万元,业务违规是信托公司受罚的主要原因。

进入下半年,信托面临的监管压力依然不小。6月24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对连续三年市场乱象整治工作进行回顾和巩固。相较于往年银保监会的乱象整治文件内容,今年对信托公司的要求的篇幅和细节都显著增加。

近日,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特别点出了要做好两种融资类业务的压降工作,一是各类金融机构借助信托通道开展监管套利的融资类业务,即通道业务;二是信托公司偏离受托人定位,将自身作为信用中介,风险实质由信托公司承担的融资类业务。

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信托监管部门将对以下三项工作重点关注:一是继续压降通道和融资类信托业务,压缩监管套利空间,促进信托回归本源;二是化解信托行业风险,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清理非标资金池业务风险;三是严控资金流向,落实“房住不炒”精神,支持实体经济融资。

02   规模

压降信托规模是2020年信托行业的主基调。近日,监管部门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信托行业截至6月末管理资产为21.28万亿元,比年初下降3250亿元,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9.58万亿元,比年初下降1.07万亿元。

根据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一季度末信托行业规模为21.33万亿元。据此测算,一季度信托规模压降了2700亿元,而二季度规模下降仅为550亿元,两者出现了明显差距。

另一方面,信托总规模的下降远小于事务管理类规模的收缩。结合2019年新增业务的趋势来看,增量业务中可能存在大量主动管理类的融资业务,这一点并不符合当前的监管导向。

根据监管部门计划的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业务相关要求,并结合2018与2019年事务管理类信托压降的节奏(分别为2.39和2.59万亿),预计2020年事务管理类至少要再压降2万亿,两者相加信托全年规模的压降可能在3万亿左右。

考虑到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体经济宽信用的需求,信托规模压降趋缓,但特殊阶段形势不代表该趋势的常态化,非标压缩的压力将会集中在下半年。

因此,下半年信托规模压降的压力依然较大,尤其是融资类业务的压降任务较重,信托转型发展的压力将进一步凸显。

03   结构

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信托业务结构主要由融资类和事务管理类的轮动变化所决定。

据信托业协会的统计,2020年一季度末融资类信托余额为6.18万亿元,占比28.97%,较2019年末上升了1.97个百分点,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10.04万亿,占比47.09%,下降了2.21个百分点。

从监管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的信息来看,二季度的信托业务结构变化基本延续了一季度的走势。

信托公司的融资类业务基本等同于非标债权业务,尽管这类业务从表面上看属于直接融资,但本质上则更类似于间接融资,信托公司作为信用中介主要为融资人服务。

这“一升一降”的背后既是信托行业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也是信托公司背负的风险包袱变重,更重要的是,间接融资业务并非信托本源,因此也成为了监管部门接下来重点限制的业务类型。

正所谓不破不立,信托行业发展逻辑切换的序幕已经拉开。监管部门明确要求信托公司发展具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和以受托管理为特点的服务信托,为信托行业明确指出了转型发展的方向。

信托公司唯有主动压降间接融资业务,充分利用制度优势发展真资管、真信托才能在变局中迎来新生。

令人欣慰的是,信托在回归本源的路上始终与实体经济站在一起。2020年上半年,信托资金的投向结构延续“脱虚向实”的趋势,信托公司按照中央提出的“六稳”“六保”要求,引导资金进入工商企业和基础设施领域,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和国家重大战略实施。

近年来,工商企业投向始终占据信托资金首要配置领域,2020年一季度末规模占比提升至30.98%,信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稳步提升。

而在金融去通道、去嵌套的背景下,投向金融同业的信托从原先的第二大资金配置领域一路下行至第四,占比压缩至13.60%。取而代之的是基础产业信托,规模占比逐步上升至16.27%,体现了基建投资在逆周期调控的过程中信托融资发挥的重要作用。

与之相对的是房地产业务的大幅放缓,占比下降至14.57%,反映出了信托行业落实“房住不炒”精神,遵循监管指导压降房地产信托的努力。

下半年,信托融资类业务压降的压力将逐步加大,其中当属房地产信托业务的压力最大。根据中央对房地产的调控精神,涉房融资将继续保持严控态势,监管部门针对房地产融资的窗口指导也将严格执行。

另一方面,资金新规中关于单一融资人不得超过信托净资产的30%的要求对房地产信托的影响最甚,部分信托公司由于净资产规模较小,或将难以深耕存续的地产客户。

04   风险

回顾上半年信托行业形势,风险是无法回避也是不应避讳的话题。根据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

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考虑疫情冲击之下企业资产负债表恶化,预计二季度仍处于信用风险暴露的加速期。

与其他金融子行业相似,上半年信托行业风险资产攀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经济增速下行周期叠加新冠肺炎冲击,企业存量债务风险持续暴露;二是监管部门加强信托风险排查的力度,信托项目风险难以藏匿,信托公司经营更加透明化;三是部分信托公司资金池叫停带来产品流动性风险。

从银行间市场披露的半年报情况来看,上半年信托行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已超过34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7.15亿元。其中有3家信托公司减值计提超过了5亿元,有5家公司减值计提超过1亿元,可见信托行业资产风险状况较历年来尤为严峻。

信托风险的暴露主要集中在部分过去展业较为激进的民企信托公司,相较之下,资本实力雄厚、风格较为稳健的国企信托公司鲜有发生违约事件。上半年,已有若干民企信托的产品发生逾期兑付或无法兑付,信托机构的整体负面舆情大幅增加,引发了信托行业的信任危机。

当前,监管部门一方面加大了巡视排查的频率和力度,要求信托公司摸清风险现状,加大存量风险的处置力度,另一方面着手接管了两家存在重大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重点排查和处置风险。

在监管部门的督促下,信托公司的风险问题更加透明化,行业目前已基本摸清风险底数。存在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及其股东承担起了主体责任,积极处置化解风险,行业整体夯实资本实力,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信托公司纷纷建立起风险资产处置常态化工作机制。

考虑到信托行业的资产总规模与风险化解能力的提升,当前行业风险仍在控范围内。

05   业绩

从银行间市场披露半年报的62家信托公司情况来看,信托行业上半年取得了良好的经营业绩,营业收入小幅增长,净利润基本持平于去年同期水平,超过一半的信托公司净利润上涨,有10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增速超过60%。

在当前逆经济周期和强监管压力下,信托行业有如此表现已属不易。然而,信托公司经营业绩分化的局面也在不断加剧,有20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3家信托公司已出现净利润亏损。

信托业务收入仍是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部分。52家信托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在50%以上,21家公司该比重超过了80%。在头部公司中,重庆信托和江苏信托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仅占24%和42%,可见收入结构的多样化也可成为信托公司的制胜之道。

不过,按照过往的经验来看,信托公司半年度业绩数据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上半年业绩多为去年发行项目所产生,且风险计提未反映全部风险损失情况,因此信托公司半年报数据的参考价值相对有限。

受到监管持续趋严,融资类信托规模受限,以及业务开展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信托公司的经营业绩或将在下半年得到更加充分的体现。

信托的转型发展是个漫长的过程。变革必然带来阵痛,裸泳者注定要离场,但总会有人稳若泰山,总有人技高一筹。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忍过了一时切肤之痛,披荆斩棘的信托将在回归本源的道路上迎来新生。



服务流程More>>

1.筛选分析

按需选择并对项目进分析、对比。

2.预约确认

专属顾问或线上完成项目预约确认。

3.认购服务

专属顾问提供全程一站式认购服务。

4.会员礼包

成为平台会员,获得会员礼包。

5.后续服务

尊享更多会员服务,专业咨询、分析、信息同步。

  冀ICP备2021024593号-1

全国免费热线:400-0010-180   邮箱:xindejinfu@163.com   QQ客服:1211058833

友情链接:转一转网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服务平台

咨询电话:400-0010-180

主页 > 信托资讯

信托的变局与新生:行走在回归本源的道路上

发布时间:2020-07-24       点击数:1983

对于信托从业者而言,2020年或许格外漫长。

前有新冠疫肺炎情封堵业务,经济下行风险频出,“房住不炒”红线不敢逾越;后有监管部门颁布资金新规严控非标融资,窗口指导压降融资类信托规模。行业的发展道路上荆棘丛生。

变局之下,几家民企信托机构纷纷踩雷,多个产品发生逾期,投资者维权事件把信托推上风口浪尖,负面舆情给行业声誉蒙上尘埃。监管部门雷厉风行,不但迅速派驻队伍到遭遇危机的信托公司,更是接管了“明天系”两家存在较大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

不过硬币都有两面,信托行业从来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从银行间市场披露半年报的信托公司情况来看,信托行业在2020年上半年依旧取得了不俗的经营业绩,超过一半信托公司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上涨。

在过去的半年里,信托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

01   监管

这些年,信托行业的监管力度可谓一年更甚一年。2020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延续严监管基调,对信托业坚持治乱象、防风险、补短板、促转型,推动行业回归本源。

半年里,监管部门频频出台政策,最重磅的当属《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办法的出台标志着资管新规框架的最后一块拼图落下。

新规要求,集合信托资金投资单一融资人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以及投放贷款和非标债权资产金额不超过全部集合信托计划的50%。两个条款封堵了信托公司过去最熟悉也最能赚钱的非标融资业务的扩张之路。

然而监管部门对非标的整顿远不止政策层面。银保监会年初就传达了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业务的计划,同时也在多个场合喊话要继续信托公司继续大幅压降通道业务。

对于信托非标业务的“重头戏”——房地产信托,监管更是给了额外关注。各地银保监局早已向辖区内信托公司传达了窗口指导,要求各家信托公司大力加强房地产信托业务管控,压降房地产业务比例,原则上2020年各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资产余额不得高于2019年末存量规模。

对于违规的信托公司,监管部门的处罚毫不手软。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银保监会分别向6家信托公司开具了8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达1598万元,业务违规是信托公司受罚的主要原因。

进入下半年,信托面临的监管压力依然不小。6月24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对连续三年市场乱象整治工作进行回顾和巩固。相较于往年银保监会的乱象整治文件内容,今年对信托公司的要求的篇幅和细节都显著增加。

近日,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特别点出了要做好两种融资类业务的压降工作,一是各类金融机构借助信托通道开展监管套利的融资类业务,即通道业务;二是信托公司偏离受托人定位,将自身作为信用中介,风险实质由信托公司承担的融资类业务。

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信托监管部门将对以下三项工作重点关注:一是继续压降通道和融资类信托业务,压缩监管套利空间,促进信托回归本源;二是化解信托行业风险,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清理非标资金池业务风险;三是严控资金流向,落实“房住不炒”精神,支持实体经济融资。

02   规模

压降信托规模是2020年信托行业的主基调。近日,监管部门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信托行业截至6月末管理资产为21.28万亿元,比年初下降3250亿元,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9.58万亿元,比年初下降1.07万亿元。

根据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一季度末信托行业规模为21.33万亿元。据此测算,一季度信托规模压降了2700亿元,而二季度规模下降仅为550亿元,两者出现了明显差距。

另一方面,信托总规模的下降远小于事务管理类规模的收缩。结合2019年新增业务的趋势来看,增量业务中可能存在大量主动管理类的融资业务,这一点并不符合当前的监管导向。

根据监管部门计划的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业务相关要求,并结合2018与2019年事务管理类信托压降的节奏(分别为2.39和2.59万亿),预计2020年事务管理类至少要再压降2万亿,两者相加信托全年规模的压降可能在3万亿左右。

考虑到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体经济宽信用的需求,信托规模压降趋缓,但特殊阶段形势不代表该趋势的常态化,非标压缩的压力将会集中在下半年。

因此,下半年信托规模压降的压力依然较大,尤其是融资类业务的压降任务较重,信托转型发展的压力将进一步凸显。

03   结构

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信托业务结构主要由融资类和事务管理类的轮动变化所决定。

据信托业协会的统计,2020年一季度末融资类信托余额为6.18万亿元,占比28.97%,较2019年末上升了1.97个百分点,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10.04万亿,占比47.09%,下降了2.21个百分点。

从监管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的信息来看,二季度的信托业务结构变化基本延续了一季度的走势。

信托公司的融资类业务基本等同于非标债权业务,尽管这类业务从表面上看属于直接融资,但本质上则更类似于间接融资,信托公司作为信用中介主要为融资人服务。

这“一升一降”的背后既是信托行业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也是信托公司背负的风险包袱变重,更重要的是,间接融资业务并非信托本源,因此也成为了监管部门接下来重点限制的业务类型。

正所谓不破不立,信托行业发展逻辑切换的序幕已经拉开。监管部门明确要求信托公司发展具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和以受托管理为特点的服务信托,为信托行业明确指出了转型发展的方向。

信托公司唯有主动压降间接融资业务,充分利用制度优势发展真资管、真信托才能在变局中迎来新生。

令人欣慰的是,信托在回归本源的路上始终与实体经济站在一起。2020年上半年,信托资金的投向结构延续“脱虚向实”的趋势,信托公司按照中央提出的“六稳”“六保”要求,引导资金进入工商企业和基础设施领域,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和国家重大战略实施。

近年来,工商企业投向始终占据信托资金首要配置领域,2020年一季度末规模占比提升至30.98%,信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稳步提升。

而在金融去通道、去嵌套的背景下,投向金融同业的信托从原先的第二大资金配置领域一路下行至第四,占比压缩至13.60%。取而代之的是基础产业信托,规模占比逐步上升至16.27%,体现了基建投资在逆周期调控的过程中信托融资发挥的重要作用。

与之相对的是房地产业务的大幅放缓,占比下降至14.57%,反映出了信托行业落实“房住不炒”精神,遵循监管指导压降房地产信托的努力。

下半年,信托融资类业务压降的压力将逐步加大,其中当属房地产信托业务的压力最大。根据中央对房地产的调控精神,涉房融资将继续保持严控态势,监管部门针对房地产融资的窗口指导也将严格执行。

另一方面,资金新规中关于单一融资人不得超过信托净资产的30%的要求对房地产信托的影响最甚,部分信托公司由于净资产规模较小,或将难以深耕存续的地产客户。

04   风险

回顾上半年信托行业形势,风险是无法回避也是不应避讳的话题。根据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

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考虑疫情冲击之下企业资产负债表恶化,预计二季度仍处于信用风险暴露的加速期。

与其他金融子行业相似,上半年信托行业风险资产攀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经济增速下行周期叠加新冠肺炎冲击,企业存量债务风险持续暴露;二是监管部门加强信托风险排查的力度,信托项目风险难以藏匿,信托公司经营更加透明化;三是部分信托公司资金池叫停带来产品流动性风险。

从银行间市场披露的半年报情况来看,上半年信托行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已超过34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7.15亿元。其中有3家信托公司减值计提超过了5亿元,有5家公司减值计提超过1亿元,可见信托行业资产风险状况较历年来尤为严峻。

信托风险的暴露主要集中在部分过去展业较为激进的民企信托公司,相较之下,资本实力雄厚、风格较为稳健的国企信托公司鲜有发生违约事件。上半年,已有若干民企信托的产品发生逾期兑付或无法兑付,信托机构的整体负面舆情大幅增加,引发了信托行业的信任危机。

当前,监管部门一方面加大了巡视排查的频率和力度,要求信托公司摸清风险现状,加大存量风险的处置力度,另一方面着手接管了两家存在重大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重点排查和处置风险。

在监管部门的督促下,信托公司的风险问题更加透明化,行业目前已基本摸清风险底数。存在潜在风险的信托公司及其股东承担起了主体责任,积极处置化解风险,行业整体夯实资本实力,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信托公司纷纷建立起风险资产处置常态化工作机制。

考虑到信托行业的资产总规模与风险化解能力的提升,当前行业风险仍在控范围内。

05   业绩

从银行间市场披露半年报的62家信托公司情况来看,信托行业上半年取得了良好的经营业绩,营业收入小幅增长,净利润基本持平于去年同期水平,超过一半的信托公司净利润上涨,有10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增速超过60%。

在当前逆经济周期和强监管压力下,信托行业有如此表现已属不易。然而,信托公司经营业绩分化的局面也在不断加剧,有20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3家信托公司已出现净利润亏损。

信托业务收入仍是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部分。52家信托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在50%以上,21家公司该比重超过了80%。在头部公司中,重庆信托和江苏信托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仅占24%和42%,可见收入结构的多样化也可成为信托公司的制胜之道。

不过,按照过往的经验来看,信托公司半年度业绩数据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上半年业绩多为去年发行项目所产生,且风险计提未反映全部风险损失情况,因此信托公司半年报数据的参考价值相对有限。

受到监管持续趋严,融资类信托规模受限,以及业务开展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信托公司的经营业绩或将在下半年得到更加充分的体现。

信托的转型发展是个漫长的过程。变革必然带来阵痛,裸泳者注定要离场,但总会有人稳若泰山,总有人技高一筹。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忍过了一时切肤之痛,披荆斩棘的信托将在回归本源的道路上迎来新生。


服务流程

筛选分析

预约确认

认购服务

会员礼包

后续服务

关闭扫码咨询